合作社社員報


農力就是台灣的國力

用科技以及社群行銷的力量

協助小農農產品免於耕鋤

進而轉型有機農業。


「台灣農業讚」聯合社籌備工作小組成員

1.讚長(89)社群經營

2.鋼鐵人(裕淵)小農的好朋友

3.兼差人妻(小馨)行銷企劃

4.小恩主(峰豪)食農推廣

5.黑冷(淑珍)行政客服

6.綠廚師(馨慧)農業政策研究和產品研發

7.城市耕雲(曉雲)網路市集經理

8.雲逍遙(盈如)農學文化筆記

9.植物人(瑋翔)學習農園園長

10.柯爸爸(廷潔)揪團團長

11.Irene甜心(心怡)食材探索

重視林相豐富性與氣候變遷 守護台灣原生愛玉

張貼者:2014年9月4日 下午5:45張佑輔   [ 已更新 2014年9月4日 下午5:46 ]


鄒族與阿里山的淵源

根據國立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學者林曜同對鄒族的研究報告,以傳說、社會組織、信仰、語言、文化差異上來看,鄒族可以分為南鄒和北鄒(又稱阿里山tsou),鄒族一詞是日治時期學者對他們的統稱。依耆老口述,他們的祖先皆曾居住在台南平原一帶,到了清朝時期,因為他們的居住區域皆在阿里山區,所以被歸類為阿里山番,依據口傳族史,荷據時期前他們皆來自不同的山區,而阿里山tsou的祖先是從玉山移居至阿里山一帶,在漢人和日本政權進入以前,鄒族人以山地和河流劃分不同家族的獵場和漁場,竹子和山棕自古是鄒族的工藝材料,現今南鄒主要生活在高雄一帶,北鄒則主要生活在阿里山區域,部分居住在南投縣信義鄉。

根據日本學者佐山融吉撰寫的《蕃族調查報告書》,當時居住於阿里山一帶的原住民族人自稱為tsou族,tsou的意思是「人」,他們有一句很優美的問候語:「a veo veo yu」,有喜悅、感謝、祝福的意思!

阿里山有許多原住民部落,族群屬於「阿里山tsou(鄒)」,其中里佳部落因位置較偏遠,所以較少人知道,因為環境較無受到污染,溪水和天空都是清新的藍色,因此有藍色部落的美稱。當地經營嘉娜民宿的ba’i(鄒族語,有阿嬤的意思)說每年的三到六月,這裡可以看到數萬隻的營火蟲,總共有二十二種,到七、八月時,晚上在路燈下就可以看到許多獨角仙,除此之外這裡的星空也很美麗。

目前里佳部落有兩百多人,但是猴子的數量是他們的好幾倍,ba’i說猴子是族人的天敵,之前曾把一片柿子園幾乎都吃光了,而且看到人少就會主動攻擊人,還會拿東西丟人,所以連族人都要小心結伴同行;阿里山有許多的動植物,包括老鷹、藍腹鷴、帝雉、白面鼯鼠、穿山甲、水鹿、山羌,但數量不如以往,ba’i說山羌很可愛,但是常常吃她種的明日葉、金線蓮,原本她的長輩想說是不是要請獵人去補捉,但是ba’i說她其實想多種一點讓牠們吃,希望讓這裡變成保護區,有遊客來就可以帶大家在一旁看牠們,除了猴子和山羌外,還有松鼠會吃苦茶子、作物果實、咖啡豆等,也讓人很頭痛,但是族人不會因為這樣就加強去狩獵這些動物,ba’i說族人都認為「牠們是這裡的原住民」。



愛玉是台灣特有植物 原生種急需保育

巴拿馬Kuna原住民說過:「有森林的地方就有原住民;有原住民的地方就有森林(Durning,1992)。」

愛玉是台灣特有植物,野生的愛玉有大有小,同樣是桑科榕屬的植物,愛玉的近親─薜荔,主要生長在低海拔地區,都市裡也很常見,雖然裡面的果籽也可以搓揉出果膠,但是因為果膠量不多,所以較不受重視。愛玉在外觀上和薜荔相近,因此以前被誤認為同種植物,直到1904年由植物學家牧野富太郎(Tomitaro Makino)鑑定後才確認愛玉和薜荔屬不同種,在《本草綱目》中記載了薜荔的各種效用,整株植物皆可藥用,常被用來當作民間用藥,味道和用途與愛玉差異很大。

與薜荔不同,野生愛玉需要濕潤涼爽的氣候,因此野生愛玉生長在中高海拔以闊葉林為主的山區,靠藤蔓攀附在森林的大樹或岩石上,以前嘉義的梅山和阿里山是野生愛玉數量最多的地方,因此有愛玉王國之名,而高雄境內的阿里山和南投、台東都有採集野生愛玉的經濟活動。

從原住民族人對愛玉的取名,就能感覺到愛玉和原住民間的文化關係,依過去學者專家所做的調查,目前已知有三族皆與愛玉有較深的文化淵源,包括魯凱族、賽夏族和鄒族,都各自有為愛玉命名,而愛玉成熟時總引來許多動物覓食,例如有猴子群、果子狸、松鼠、飛鼠、山豬、山羌等,因此傳統上,愛玉的成熟時間就是獵人趁機打獵的時候。

現在麻竹筍、野生愛玉、茶葉都是阿里山較為人所知的農特產品,而過去因為茶葉及其他高經濟作物受到商業推廣,加上政府輔導種植,於是大面積森林消失後後,野生愛玉的棲息地就更少了。阿里山現在也種植芋頭、生薑、果樹、蔬菜、山葵、香菇、竹子與咖啡等經濟作物。農業仍然是鄒族人主要的經濟活動,包括採集野生愛玉子,而傳統作物現今較少人栽種,過去種植稻米則是受到日本政權的強迫。


高山愛玉面臨環境衝擊

學界有許多針對野生愛玉數量減少的研究報告,包括為愛玉授粉的幼小蜂減少,以及濫墾中低海拔的闊葉林,破壞了愛玉可以攀附生長的環境,愛樂活農業技術顧問林暐翔說:「近年來山區竹米大量增加、竹林不斷擴張,也使原本闊葉林的棲地減少。」

加上全球暖化下,台灣高山也面臨暖化的加速破壞,使原生種愛玉的生長環境受到挑戰,山區的暖化也提供機會讓愛玉的近親「薜荔」因人為園藝需求,也進入了中高海拔的地區,因此很有可能和愛玉雜交後,影響台灣原生種愛玉的數量。

暐翔說暖化也使愛玉花芽分化不全,所以也會影響結果量。而幼小蜂怕冷,愛玉雖因暖化關係而使結果期拉長,但部落的長老說十年來愛玉的數量少很多,以前一次採一處大約半小時就可以載滿半卡車,現在一次一處全採完卻不到半卡車。

愛玉子的採收是屬於林務局的森林副產物業務範圍,林務局採招標方式來競標採收權,ba’i說族人必須標下林班地,才能進入森林採集野生愛玉,附近的部落也是如此,高空爬樹的危險性加上競標的費用,所以野生愛玉的成本比起平地改良種來的高,除了這兩個原因外,依農改場的資訊,一顆愛玉種子的生長,至少必須要3年才能開始採收,5年以上才穩定。

前幾年假愛玉的事件爆發後,部落的野生愛玉就被大量預購,但因為野外採收較為困難且具危險性,所以價格略高一些。


以前阿里山的野生愛玉很多,ba’i說採愛玉是鄒族人傳統的經濟活動,而族人會共享山所賜予的食物,所以會分區各別去採,但現在山地歸國家所有,幾乎都是林班地,因此要採收愛玉必須參與競標,以前價格很高,族人常常標不到,後來去反映後就比較好了。

ba’i說里佳部落算是中海拔,從九月底天氣開始變冷後,族人會開始到處到森林裡採愛玉,隨著愛玉慢慢成熟,一直到2、3月才完全採完,他們四人一組,兩個人上樹去採,另外兩個人負責撿拾。

愛玉的果實長的有點像土芒果,但是表面有許多白色斑點,愛玉和薜荔一樣都是攀藤植物,野生愛玉就在森林中的大樹上,除了眼力要好以外,鄒族人腳踏雨鞋,手腳在愛玉的藤上移動,一步步往果實的方向移動,還必須小心遇到蜂窩,不到幾分鐘的時間,族人已經從樹底下爬到四、五層樓高的樹上了,這時候很難看到他們的身影,只聽到一顆顆愛玉果實被丟下來,敲擊林間樹葉發出的聲音,在樹下的族人一邊撿拾,一邊要小心被愛玉砸中。

傍晚時分,採收愛玉回來的族人還在努力幫愛玉削皮,因為愛玉整顆都富有黏稠膠質,因此族人會在手上抹麵粉或碾碎的米糠後開始工作,一位部落長輩帶我們看愛玉烘乾的狀況,當我們打開烘乾槽時,裡面飄來一陣陣的愛玉香,在削皮現場有一位ba’i告訴我們,愛玉採回來後要當天處理,畢竟是水果,如果沒有馬上處理或是冰過再處理就不新鮮了。

愛玉經削皮然後用袋子包起來曬太陽,藉此讓皮變軟後才容易將內部果籽割開外翻,接著放入烘乾槽,與太陽曝曬交替,但是要避免過熱會影響膠質量,如果沒有稍微烘乾並且避免沾到雨,愛玉籽會很容易就黑掉。

而過去為了讓愛玉的黏液流出來,會把頭部切開丟入水中,但這樣也會讓愛玉籽變黑,因此現在都直接處理,當乾燥後,放兩、三年都不會壞。

野生愛玉是森林的一部分,它們的狀況告訴我們許多訊息,透過採集野生愛玉,部落族人一年可以長居山上五、六個月,不必遠赴其他地區工作,可見野生愛玉的採收若能長期讓部落族人得標,加上有穩定的通路,若政府能輔助原住民去照顧森林,就能維護愛玉的棲地,成為其中一項永續的部落產業。

〈感謝愛樂活社會企業協助完成報導〉


筆者雲逍遙自介:從醫藥轉入農業領域,覺得身為台灣人卻不了解台灣農業和文化是一件很慘的事,想好好當個台灣人,了解農業問題和文化變遷,於是開始走訪許多農業相關的活動,認為目前台灣農業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土地消失,都市不斷擴張,土地增值對人民的利誘太大,必須有一套新的都市規劃,才能守護土地和糧食的未來,繼續用土地來吃飯而不是LED,還有避免加速暖化自己的島。目前除了兼職寫稿和翻譯外,並利用額外時間進行台中市重劃區調查,希望有更多人加入調查的行列,一起努力,別讓老居民被迫遷,留下台中的農田和文化,peacesky2699@gmail.com。

比亞外2014年第一次產地拜訪

張貼者:2014年2月28日 下午5:48張佑輔   [ 已更新 2014年2月28日 下午6:03 ]


我們今年第一次的產地拜訪要到比亞外部落
這是台灣農業讚的起點 也是我們最重要的戰友
從2009年88水災的隔一天我們就來到比亞外部落
這五年來我們從陪伴部落有機農業到小孩子陪讀
邀請各位讚友一起加入我們改變台灣的行列

星期六 

下午  1:00 之後可以 Check-In 小木屋,自由參觀部落
下午 3:00–5:00 部落菜園及果園實務分享
下午  5:30 - 6:30 享用鮮採高山蔬菜晚餐
晚上  7:30 - 9:30 跟牧師討論部落小朋友陪讀計畫

星期日

早上  7:00 - 9:00 享用山中的活力早餐 
早上  8:30 - 11:00 部落農場實習
中午  12:00 - 1:00 享用鮮採高山蔬菜午餐
下午  1:00 - 3:00 志工回饋和合作社討論
下午  3:00 之前 Check-Out 

* 建議在3:30之前啟程回家,避免摸黑行駛山路及假日塞車

費用 : 一人3000元 (含一個晚上住宿費以及三個餐,部落導覽以及講師費)

一雙種茶的咖啡手

張貼者:2013年12月1日 上午6:47張佑輔   [ 已更新 2013年12月1日 上午6:50 ]

TBSA實習記者:劉頴文


           相較最近極富水氣的濕冷氣候,前陣子的天氣異常爽朗。所謂「靠天吃飯」就是對茶農最好的陳述,乾燥缺水對茶農們來說真的是種嚴苛的考驗。位於半山腰上的茶園,引水灌溉本就不易,雨水若又吝嗇的遲到,那麼下期的茶葉產量就會令人憂心不已。

           縱使現在處境艱辛,但樂觀堅信依然掛在葉班長夫婦臉上。農閒期間依舊忙碌的整頓工廠,以及積極參與在地茶業推廣。大家閒話家常的同時,不遠處傳來駛入的機車聲,一位農友神采奕奕的扛了一大包紮實麻布袋歸來。打開一看,正是那等待許久的咖啡原豆呢!



那些有著葡萄般大小,及蔓越莓般鮮紅飽滿的原豆,漂亮極了。看著農友將其倒入去殼機,傾進而出的原豆粒粒乳白,飄散著原始植物香氣。這時,一旁經過的葉大嫂對著我喊到:「快來看葉班長挑公豆和母豆,這個比較好玩!」



帶著充滿好奇的步伐走過去,葉班長正俐落的播分著豆子。原來咖啡豆的公母區分是在於外觀形狀。公豆是所謂的圓豆,母豆則是接近半圓的扁豆。原有兩顆種子的咖啡豆,因其中一顆種子的發育不良,造成另一個格外肥大,因此得到了雙份養份而形成圓豆。相較扁豆,圓豆的數量更為稀少,不僅價好也喝的香醇順口。

葉班長突來打趣的對葉大嫂說到:「別動我的咖啡豆!我的手現在可是"咖啡手",可不像你的是"種茶手"。」歡樂瞬間蔓延開來,大家相識著笑了,葉大嫂爽朗的笑聲更是不絕於耳。我想不管是種茶的手,或是種咖啡的手,葉班長夫婦擁有的這雙樂天豁達的手才是最可貴的。這趟在茶工廠的咖啡之旅真是值回票價呢!

我在森林紅茶 我滿懷感動

張貼者:2013年11月8日 上午6:27張佑輔   [ 已更新 2013年11月8日 上午6:40 ]

TBSA實習記者:劉頴文

就在臨走前,葉大嫂朝氣的問到:「還有什麼沒有帶到的嗎?」。客人用著半開玩笑的語氣回到:「我的心情還留在這裡啊!」

微風暖陽的小週末午後,又來到了森林紅茶,遠遠在門外就聽到暢談甚歡的對話聲,總是熱情接待每每來客的葉班長夫婦笑著,和北來的訪客及鄰近農友們聊天閒談,品嘗著分享中的咖啡。才剛坐下的我,就被熱情的遞上煮出不久的一杯,杯中物晶醇剔透,原始咖啡香也沁入鼻中。

原來,葉班長近年也開始親自栽採及烘培咖啡,在阿拉比卡多變而寬廣的潛在風味裡,彷彿也多了一分在地特有的感情在裡頭。詢問才知,這些少量生產的"鳴龍咖啡",都要事先預訂,有些甚至還需等到下期栽種完成才拿的到。包裝上頭有著葉班長堅持一筆一筆寫出的字樣,獨特卻又不失意義。我想等待許久的那份心情,一定都會因為這樣的用心而被感動!


賓主盡歡,好聚總有離別時,葉班長夫婦堅持著送別客人到門外,熱心的幫忙提取行李,彼此仍不停的閒聊關心著。就在臨走前,葉大嫂朝氣的問到:「還有什麼沒有帶到的嗎?」。客人用著半開玩笑的語氣回到:「我的心情還留在這裡啊!」

在這汲汲營營的社會裡,這種珍惜與人相處的每分情誼,自然的從他們身上表露無遺。是否每個佇足於此的來客,除了尋訪甘醇的在地紅茶風味,也再找尋著那令人懷念的歸屬感呢?

我想不只是他們,我的心情也正駐留於此捨不得離開




請給自己與小農一個機會—綠農的家

張貼者:2013年10月31日 下午7:08張佑輔   [ 已更新 2013年10月31日 下午7:18 ]

TBSA實習記者:張雅茹  攝影:張雅茹

「來喔~歡迎參考看看安心健康的水果與農產品喔!」

一來到248農學市集就聽到一個爽朗的聲音喊著,他是綠農的家攤主阿豐不僅只是在此銷售推廣農產品,同時自身也是一位小農。


 

大家常常聽到小農、小農,但何謂小農呢?總是要有個簡單的定義吧?!

所謂台灣小農,就是指:

1.自有耕地小(耕地面積一甲以內)

2.沒有資金(沒有多餘資金做重大的農業改革)

3.沒有背景(社經地位較低)

4.沒有學位(讀書較少,幾乎都在種田)

(資料來源: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610102302333

 

大家都知道台灣是以農業立國,但因為加入WTO後台灣許多農業受到衝擊,目前台灣有許多小農們普遍存在著一些困難,其中一個嚴重的問題即是他們「缺乏銷售管道」。

許多台灣的農民們擁有優良品質的水果或蔬菜,但卻苦無沒有銷售管道售出……

因為耕地面積小,理所當然產量也無法大量產出,而購買者總是希望產量與銷售量都是大量且穩定的,所有事情都是環環相扣的,因而造成目前台灣小農的困境。

而由楊儒門先生所舉辦的248農學市集,綠農的家是248農學市集的創始攤位之一,248農學市集目前提供小農們有15個銷售管道,此次採訪的位置是位於信義區四四南村的一個銷售地點。

綠農的家阿豐說他覺得248農學市集不但提供了一個銷售管道給農友們,也提供了一個機會讓農友與消費者可以直接接觸與互相交流溝通。在訪問過程中阿豐一直不斷的提到他很喜歡這種分享交朋友的感覺,他認為在這裡就算消費者最後沒有購買任何產品,但卻學到了如何挑選水果或是其他相關農業知識,也很棒!過程中阿豐也常拿起手機裡的相簿與我分享著他們家的水果或是特別的植物成長故事。

雖然現在社會大眾們總是開口閉口都是有機、健康、樂活等口號,而現在也有了一個銷售管道,但由於產量少且使用自然農法所耗費的成本也較高與價格也較昂貴,所以仍有許多民眾購買意願並不高……

在採訪時,也碰巧採訪到身為老主顧的劉姐。

劉姐說:「現在台灣越來越多食安(食品安全)事件爆發,與其吃了一堆不知道的東西下肚,未來還可能需要花一大筆金額去看醫生養病,不如現在就買比較健康安全的食品,雖然較一般市售的產品昂貴,但為了自身健康安全這仍是個值得的投資!」

的確保健預防勝於治療,不知道你們是否同意劉姐所說的話呢?如果對於綠農的家和248農學市集有興趣的朋友們,也可以找個機會去支持一下唷!

綠農的家 : https://www.facebook.com/pepagff

248農學市集:http://www.248.com.tw/

1-5 of 5